景德镇怎么矫正近视眼,

景德镇怎么矫正近视眼,景德镇怎么纠正近视,景德镇怎么矫正近视

人民网 2017-12-17 00:36:06

  关闭微博 暂停授徒

  太极拳师雷雷昨日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

雷雷昨日仍在坚持练习
雷雷昨日仍在坚持练习

  一场武术比赛,太极对阵搏击,酝酿数月的一场争斗,最终在短短二十多秒之后,有了一个了结。赢的,仰天大笑而去,输的,默默退出人群。

  “都看到了吧!我到现场了!我输了……”4月27日,比赛结束后当晚,太极拳师雷雷发了自己的“最后一条微博”,比赛之后,他决定远离这个社交平台。他也表示,接下来的一个星期,他不会再教授学员,“外伤痊愈要修整7天。”

  不能赢不代表没有自己的态度,他表示世界上每个人的选择都要得到尊重,而太极对身体调理的益处,自己很清楚。

  关闭微博,远离纷争

  4月28日这天,赛前一直保持低调的雷雷,答应了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。当天上午,在成都体育学院的操场,雷雷戴着一顶帽子,额头上贴了一道创可贴,耳朵上还有残留血迹。“男人做出的事情不后悔,输家让他赢了一次,但他又能走多远呢?”雷雷是北京人,他表示自己内心深处就有那种北方人的固执,就像《老炮儿》里,冯小刚明知道自己有心脏病打不赢,但还是提刀上了。

  再次打开当晚视频,他表示,站立的时候是没有挨打的,第一拳、第二拳、第三拳……都是空的。他告诉记者,当时他准备耗对方体力,想拖一拖,但这个战术没有成功。很多人注意到,当时他绊了一下,也有人认为他下盘不够稳。“火车下盘稳,急刹车还要晃呢”。雷雷摇了摇头,说比赛都已经结束了,也不想过多去说了。“过去的就过去了,无能就无能吧”。

  由于需要养伤,雷雷这几天并不会教授学员,他表示,外伤痊愈要休整7天,但现在这点伤,三四天就没什么问题了。“地上挨了七八拳,都是外伤,并没有形成内伤”。

  在回顾这场切磋背景时,雷雷提到了单手破裸绞的问题,当时徐晓冬微博骂人时,他在下发了一条小评论,遭到了很多人评论。“传统武术在推手中有很多破解技巧,但他们不练习传统,不认可”。后来徐晓冬邀请他一起拍视频,但他建议改正节目,不用咄咄逼人,这成了这场切磋的导火索。

  曾学过泰拳散打跆拳道 后改学太极

  “很多人说是自由搏击与传统武术对抗,但我们一开始就说得很清楚,这只是代表个人。”雷雷提到,两人在意识上的分歧是,徐认为这个世界不能打的武术都是假的,他则认为世界上每个人的选择都要得到尊重,“别人能不能打跟你没关系”。雷雷喜欢看徐浩峰的电影,喜欢传统武术,《倭寇的踪迹》、《箭士柳白猿》都是他比较喜欢的电影,而武术的启蒙更是从小学就开始,跟着杨式太极拳第四代传人学习,11岁学古典摔跤,随后学过散打、跆拳道,接受了泰国泰拳教练培训。

  “年轻时打过实战,但现在已经多年没摸过了。”今年41岁,在2008年因为科华路的王府井引进了一家健身馆,他才来到了成都,学习太极也只是因为以往的竞技方式已经不适合这个年龄,所以才选择了它。

  他认为,传统武术讲究养生,健身夜跑不科学,不符合万物归阴、宿鸟归巢的规律,春季跑马拉松不符合春发缓行的奥义,而太极拳的健身方式符合了身体需要。至于比赛对他影响,他则表示不担心大家质疑太极,因为很多学生来学习不是为了能打,“我所教的人中,很多人常见疾病有很大好转。而搏击是一个适合15到25岁人的运动,过了40岁都会退役”。 但他一直坚信,学太极的人中,还是有能打的人存在。

 雷雷在给记者讲解太极拳要领
雷雷在给记者讲解太极拳要领

  雷雷的师傅:徒弟功夫没到

  比武之后,网络上关于太极拳师被现代搏击KO的新闻四处转发,就连成都商报官方微博发出视频后,也有2000多人在评论区争论两种武术的实力。有人认为,传统武术在建国后就已经失传了,也有人认为,在绝对力量压制下,一切技巧都是瞎扯。甚至有人认为,中国功夫被武侠小说神化,到了该回归现实的时候了。

  “打太极,对身体有所改善,全盘否定还是太偏激”。一名网友表示,这是实力问题,不是太极与拳击的问题。也有网友质疑,“太极的步伐太业余,花拳绣腿害人”。当然,专业人士都纷纷指出,这场比赛就是一次炒作,其中一方借此宣传,为自己的赛事做准备。

  昨日,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雷雷的太极拳师傅罗师傅,对于这场比赛,他并不愿意做过多点评,“点评就算了,网上铺天盖地多得很。”他说,他只是表示,“雷雷的功夫没学到”。

  而在4月27日,雷雷在比赛之后曾表示,赛前,自己的师傅、师兄弟都不赞成他来打这场比赛。

  格斗评论专家 传统武术实战需要改良

  担任过昆仑决、武林风等格斗赛事解说的蔡志贤也观看了这场比赛,他表示,这场传统武术与现在搏击的“异种格斗”,也让搏击界深思。传统武术的训练,缺乏实战积累,没有距离感、没有速度感,自然看不到拳、接不到腿、抗不成摔。“我们从一些传统武术实战视频可以看出,对方拳腿一来就慌了。”他表示,传统武术在移动速度、肌肉力量、心肺功能等训练也比较少,因此要注重身体素质的问题。传统武术实战改进,一定要有大量对打训练。

  “传统招式可以保留,但要加强胆识训练。”他提到,各门派掌门人还要多看外国实战,多看比赛后重新编修现有教材,像巴西的格雷西家族就是出钱邀请各门派跟他打,从长期对战中总结出柔术精华,也才有了现今最接近实战、最具威力的MMA综合格斗!

  青城派掌门 应取长补短、融合发展

  青城派掌门刘绥滨认为,两人并不能代表各自领域的专业水平,网上所说这是一场现代搏击与传统武术的关键一仗,也就无从说起。不可否认,一些传统武术人不能打又能吹,给传统武术造成了不好的影响,但值得注意的是,传统武术和现代搏击不是割裂的,搏击也是传统武术分离出来的。

  太极拳选手败阵,是否会影响太极形象?刘绥滨倒不这么认为,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公园里很多老人练习太极,并不是为了实战,很多企业家、白领学习太极也不是为了和谁打个输赢。“大家都是抱着养生目的来的,都没有把争胜负作为目的。”他表示,搏击和太极不是对立的,相反,两者应该取长补短、融合发展,对于搏击选手而言,传统武术中养身的功法,对于运动员身体恢复也是大有裨益的。

  武术系教授 不能用单一评价体系评判

  对于这场争斗,有武术系教授认为,传统武术走到今天,大家理解还是太狭隘、不客观,用输赢这一单一指标证明好坏只是伪命题,内行人看来是很可笑的,“好比学心理学的就去问,你知不知道我心里想什么”。回到太极是否能打的问题,他认为,除非理解到了太极攻防含义、几十年如一日去练,才有得一打。“太极拳是在武术里很有代表性的拳种,但很多假打的拳师,影响了它的名声。”

  “因此能不能打不是拳种问题,还是时间、内容的问题。”他还提到,否定一种武术,不能只看他实战胜负这一个指标,因为可能武术家追求另一个评价体系,学拳种的时候侧重点不是打人,而是修身养性,因此用打的指标来评价就不合适,否定这种武术也是不合适的。“比如我们评价格斗是不是真功夫时,看到格斗不讲究修身、都是反关节,到了一个阶段就是浑身伤病,那么格斗也应该否定吗?”现在很多人用散打标准评论套路,用套路标准评价散打,这都是不对的。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摄影记者 陶轲

(责编:仝宗莉、李镭)
下载

本文转自:温州网 66wz.com

N 编辑:温网编辑 责任编辑:黄作敏 举报网络谣言和淫秽信息
拜尔口腔医院